《法耶利安》前传:离霜——一章:邂逅

一章 邂逅

大陆历1540年 南部录云山

录云山其实并不高,但却极少有人能够翻越它,原因在于没有一条明显的路,就算偶尔发现一条,也是一会儿就戛然而止,遍寻不着了.并不是人们懒得去修一条路,而是因为山的另一边是血族的管辖范围.血族是大陆的四大魔族之一,而且是名声最差的一族.传说中他们以吸食人类的鲜血为生,而且冷酷无情,非常可怕.
就在这个让人望而生畏的录云山上,现在却有两个小小的身影在树林间缓慢的移动着.个子高一些的是个男孩,单名一个“仙”字,而旁边那个娇小的女孩是他的妹妹,叫“铃”,他们就是霞绮所说的“那两个孩子”.
仙心里很清楚,要过这座山不仅要面对血族的威胁,还要时时提防人类的偷袭.原因很简单,他们两个对离岛的人们来说是灾祸的象征:自从他们出生之后,离岛就灾难连连,十几年来从未间断.仙也知道,只要在往上爬一些,到接近山顶的地方时,那些人就不会再跟来了,毕竟他们也会害怕血族.
“哥哥.”
“嗯?”仙吓了一跳,思绪被打乱了.
“我好累啊,休息一下吧.”
“拜托,不是刚休息过嘛,怎么又累了.”仙回头看了一眼,无奈地说.“唉,没办法.”
两人停下脚步,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.
“这山真是难爬,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.”铃喝了口水,抱怨道,“什么时候才能到中都啊.”
“就你这速度,到中都还不得几个月!”仙有些生气,”什么时候到格兰契还是个未知数呢.眼下最重要的是,什么时候才能过录云山.”
“格兰契啊?就是那个什么血族的都城是吧.”铃想了一会儿,说,”听说那里很诡异的,白天就像一座死城,到了晚上才会热闹起来.还有啊----“
“还有啊,血族吸人血的,被称作吸血鬼.”仙接过话茬,”都多大了,还相信那些人说的话啊.那些人说的话没几句能信的,至少我就不信.”
仙所说的”那些人”,指的是霞绮和迪戈里尔,也就是他们的外祖父母.每每听到那些人这样那样的说血族,仙就会感到不自在,而且通常尤卡莉姨母的眼神也会飘忽不定,似乎内有隐情.久而久之,仙就再也不相信那些有关血族的所谓”传闻”了.
仙和铃的母亲是尤卡莉的妹妹,叫做杰丝莉,是一位很出色的祭司,但听说她生下铃不久后就失踪了。至于父亲,除了从尤卡莉口中得知是个“很温柔的人”之外,连名字都不清楚。
尤卡莉很善良,但就是因为太善良了,所以她并不清楚自己的父母究竟在打什么主意。她只知道,与其让两个孩子在岛上受苦,不如让他们去大陆,因为那样对两个孩子来说也许是更明智的选择。可是尤卡莉没有想到,自己的父母会狠心到不让这两个孩子有活下去的机会。
仙抬头看了看天,发现太阳已经被云遮住了,山间的风也开始凉了起来。他意识到很快天气就要转变了,立刻拉起铃寻觅可以遮蔽的场所。但是雨点瞬间便砸了下来,两个孩子还没找到藏身之处,只得继续奔跑。
忽然,铃一声惊叫,仙仔细一看,原来身后的那些跟踪者已经趁下雨而慢慢逼近了,很快就会赶上甚至超过他们。“反正横竖都是一死,不如验证一下血族的传闻好了。”仙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加快脚步向山上跑去。铃也紧随其后,两个小小的身影一步步接近了山顶。
“啊!”
仙一惊,立刻停下了脚步。
“铃!”
在仙的失声惊叫中,铃倒下了,身上中了一支箭。放箭的是紧随其后的人类。
“可恶!”仙暗暗叫苦。他并没有想到人类会带弓箭上山,因此并没有事先防备。
仙抱起铃,继续努力捱向山顶。
“嗖――”
又一支箭射了过来,正中仙的左腿,钻心的疼痛让他不由得脚下一软,跌倒在地。但是仙仍然没有放弃,他慢慢挪向山顶,终于,他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。
“拜托,救救铃――”仙刚喊出这几个字,身后就又中了一箭,随后就失去了知觉。

南部离岛
“什么!”
尤卡莉刚进大门就听到一阵嘈杂声,正纳闷时又再听到一声惊叫,于是连忙跑了进去。
霞绮站在屋里,看得出很慌乱:平时整齐干净的祭司服居然沾湿了一大片,右手也是湿的,地上散乱着茶杯的碎片。让尤卡莉感到更为惊讶的是,屋子里还并排放着五张担架,每张担架上都是一个奄奄一息的人。而这些人,都是离岛上相当厉害的弓箭手,至少,七天前还是的。
“这是,怎么了?”尤卡莉轻声问,声音有些颤抖。
霞绮似乎还没有恢复过来,迪戈里尔代替她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“血族。”
“啪”,尤卡莉手中的花束一下子掉落到了地上。
尤卡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。
尤卡莉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。
尤卡莉一下子意识到,录云山上出事了,因为只有录云山,才可能是这些人遭遇到血族的地方。等一下,录云山?尤卡莉忽然想到了什么,开始有些激动。
“您说血族?”尤卡莉问.
“是的,他们遭遇了血族,被攻击了。”
“哪里?”
“啊?”迪戈里尔略感一丝不安.
“我是说,他们是在那里遇到血族的?”尤卡莉努力支撑起自己,继续问道.
“这……”迪戈里尔一时语塞.
“是录云山吧.”
“不是的!”
“如果不是录云山,难道您想说他们是在离岛遭袭的吗?”
“不,那是不可能的.呃,我的意思是……那个,不是在离岛,也不是录云山……就是说……”迪戈里尔努力在脑中搜寻自己能想到的最近的血族血族出没地点,却失败的发现那只能是录云山.
“您不用隐瞒了,一定是录云山!”尤卡莉紧盯着自己父亲的脸,直盯得迪戈里尔慢慢低下了头.
“是的.”
一听到这两个字,尤卡莉心中的不安感一下子膨胀开来:五天来,她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.
就在仙和铃动身前往大陆的两天后,尤卡莉忽然发现离岛上少了几个熟悉的身影,而且这几个人都是岛上相当厉害的弓箭手,其中一人更是有着”羿日”的称号.感到困惑的尤卡莉便去询问霞绮,但霞绮只说那些人去执行任务,其他一概不提,迪戈里尔也只说他们是去为离岛人民造福的.于是尤卡莉也只好作罢,不再过问.
没想到现在这几个人却在这里出现了,而且是以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,而造成这种状态的血族却出现在了录云山.对,录云山,就是仙和铃去大陆的必经之地,以两个孩子的速度而言,四五天应该正好走到录云山.
所以,尤卡莉现在可以肯定,这几个人是被派去杀死那两个孩子的,但却遇上了血族.想到这里,尤卡莉心里不禁一紧:这些人都没能逃脱血族的袭击,那两个孩子难道?不会的,不会的,再怎么说也不可能.尤卡莉一边自我安慰,一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.
“那么,他们的任务就是杀掉那两个孩子吧.”尤卡莉语气冰冷的说.
“呃,嗯,他们也是为了给大家造福嘛.”迪戈里尔努力想让自己的话有些说服力,可惜又失败了.
“造福?哼!”
“尤卡莉!”霞绮好像已经缓过神来了,”怎么可以这样跟自己的父亲说话!”
“母亲大人!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!你们到底为什么非要把仙和铃逼上绝路呢!”尤卡莉已经十分激动,无法再压制自己的感情.
霞绮稍微思考了一会儿。迪戈里尔由于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,只能在一旁看着这母女二人,而尤卡莉则是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,但一直盯着霞绮。
“这样吧,我捡重点向你解释一下好了,但你要发誓,听完以后不可以再向我们纠缠。”霞绮终于开了口。
“这得看我满不满意您的解释了。”
“尤卡莉,这已经是我的极限,不要挑战我的耐心。”
看着母亲那种在神殿才会露出的神样的表情,尤卡莉承认自己无法与母亲硬撑,于是选择了退让。
“好吧,我发誓我听过之后不再追问。”
“很好,那我开始说了。”霞绮仿佛松了口气,神情一下子柔和了许多,“虽然是重点,但还是有点长,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“您说吧,母亲大人,我会耐心听下去。”
霞绮示意其他人离开房间并关上门窗。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一家三口以及貌若尸体的五人。
“首先,在神殿上,我曾说过六代蛮圣离世的消息,你还记得吧?好,我们就从那件事开始说起。”

大陆境内录云山
仙仿佛置身于无边的黑暗中,感到的只有寒冷和疼痛。无助,仙从来没有如此的无助,伸出手去却什么也碰触不到,想要呼喊却发现自己无法出声:一阵莫名的恐惧顿时袭上心头。忽然,仙感到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拉住了,温暖的感觉在手心里逐渐蔓延开来。恍惚之中,仙似乎听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个人在喊他的名字:
“仙,仙,仙!”
仙觉得这个声音自己并没有听过,所以他很想要看清这个声音的主人。于是仙努力睁大自己的双眼,终于,他感到黑暗“唰”地一下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陌生少女的面孔。
“醒了醒了!”见仙睁开眼睛看着自己,少女连忙转身喊着。随着一阵轻快地脚步声,仙想要寻找的声音的主人出现了。据仙事后回忆说,那时候还真没想到,自己这一生中最重要的邂逅竟会这样“毫无防备”的到来;当然每次他这样说时都会遭到蕊的追打。不过事实不可否认,他们两个确实是很般配的一对。
蕊,没错,这个对仙来说最重要的女孩就叫做“蕊”。
“已经清醒了吗?”蕊放下手中的水盆,关切地走近。
仙一愣,没错,这个声音就是刚才在黑暗中出现的那一个,可是,可是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呢?仙这样想着,略感到一丝不安。
蕊是很聪明的,她察觉到了仙的局促,笑着说:“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吧?其实,是你妹妹把你的名字告诉我们的。”
妹妹?妹妹!铃!仙一下子反应过来了,立刻激动地问:“铃!铃在哪里?她怎么样?没事吧?伤口呢?”蕊后来常取笑仙有“恋妹情结”,源头就在于此,因为当时仙的激动程度实在令人难以想象,基本上就跟疯狂没什么两样。当然,仙一听到这样的评价总是忙不迭的否认,并且急切地试图向蕊解释,那样的反应也是相当值得一看的。
不过,蕊当时还是很镇定的,她轻轻把手放在仙的唇边,缓缓地说:“嘘,刚睡下呢。别吵醒了她。”顿了顿,又说,“她可真是关心你呢,看你一直不醒就说什么也不肯休息,好说歹说才劝睡下了。你们兄妹的感情还真是好啊,真令人羡慕。”
一听这话,仙逐渐平静了下来。没错,从小到大,他对铃那是好的没话说,毕竟在离岛上,只有铃与他最亲,其他的人,除了尤卡莉,都视他们俩是不详的象征,避之唯恐不及,又怎会关心照顾他们?就算是尤卡莉,也总是在看着他们的时候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,好像在寻找什么,又好象在逃避什么,令人捉摸不透。因此,铃和仙基本上是独自生活的。
“抱歉,失礼了。”仙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,轻声问:“那么铃现在在哪里呢?情况如何?”
蕊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边,说:“在隔壁睡着呢。放心吧,伤口已经处理好了,没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仙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问一些必要的问题,于是便极不好意思的开了口:“那个,对不起。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?还有,呃,姑娘怎么称呼?”
蕊又笑了,旁边的少女也笑了起来,笑得仙有些不知所措。
“我叫蕊,这位是樱,是我朋友的妹妹。这里是我朋友的暂住地,嗯,准确来说也是借来的。实际上,这里是录云山下的一个小村庄,嗯,是血族的村庄。”
仙已经彻底呆住了。
血族的村庄!也就是说,面前这两个女孩很有可能就是血族!!
“你不要怕嘛,我们又不是血族。”樱开了口。
“是的,”蕊接口道,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们都不是血族。但是,”蕊顿了一下,盯着仙说,“我们也不是人类。”
仙有点傻了,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,他想笑但又觉得不该笑,脸上就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表情。
蕊看着仙,再次笑了起来,说:“我不知道你们兄妹俩对大陆的了解到底有多少,所以,我希望你可以听一听我们的解说。当然,等你妹妹醒了再开始,好吗?”
仙看了看蕊,又看了看樱,再看了看蕊,点了点头。
蕊拉着樱笑着退了出去,仙想了想,睡下了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腹黑の悠兒

泰衡殿の姬

Author:泰衡殿の姬
此乃悠兒不定期抽风の场所

建立于2009.05.16

此日期之前的日志均为后期搬来

欢迎各位留言~请多指教~

萌物:
藝人:山田涼介 金希澈
聲優:本命:鳥海浩輔
有愛:鈴木千尋 高橋直純 入野自由 中村太亮 細谷佳正 浪川大輔 福山潤 木內秀信 中村悠一 鈴村健一 櫻井孝宏 桑島法子 久川綾 甲斐田雪 齋賀彌月 遠藤綾 生天目仁美 田中理惠 涼風真世
作品:
動漫:網王 家教 APH DRRR 黑契 柯南 大振 櫻蘭 XXXHOLIC 07 棋魂 空境 NO.6
GAME:遙久 金弦 新安 薄櫻 空軌 零軌 仙劍 古劍 花歸葬 朧村正 TOV TOA APO 真三 FF0 歌王子
小說:長安幻夜 隱姿夢咄 河圖洛書 盜墓筆記 少年陰陽師 空之境界 十二國記 DRRR 刀語

抽風の分類
最近の抽風
~留言板~
最近の留言
喵~歡迎~
最近の引用
倒轉の時鐘
抽風の蹤跡
11 | 2017/12 | 01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 - - - - - -
嗖——搜一下
有愛の鏈接
管理页面
~\(≧▽≦)/~
eingzone.com
加我做好友咩?

和此人成为好友